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最新发表: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心舍新友

wx_老福星_isSoG

瑞_Ya6Ma

瑞_IqWt0

月玲

tcblack

慧中

阿依古丽

茅屋山人

不忘初心

shunli

圣鹏

清华

yitong

叶仕良

黄伟英

海龙

wx_洪永潮_KE6E2

北方雪

乡梦

wx_慈航普_o2JtC

小番茄

wx_莫凡_fyUii

火燒雲

雪茄客

Aven

admin 管理员

有 5 人收听 TA
心舍新友

wx_老福星_isSoG

瑞_Ya6Ma

瑞_IqWt0

月玲

tcblack

慧中

阿依古丽

茅屋山人

不忘初心

shunli

圣鹏

清华

yitong

叶仕良

黄伟英

海龙

wx_洪永潮_KE6E2

北方雪

乡梦

wx_慈航普_o2JtC

小番茄

wx_莫凡_fyUii

火燒雲

雪茄客

Aven

心舍 www.fospeak.com

22137主题 22294回复 67679积分
发新帖

莲池大师:禅关策进(二)

时间:2015-11-23 22:10 0 109 | 复制链接 |
2015-11-09北大禅学

                                                                                                               

径山大慧杲禅师答问

今时有自眼不明,只管教人死獦狙地休去歇去。又教人随缘管带,忘情默照。又教人是事莫管。如是诸病,枉用工夫,无有了期。但只存心一处,无有不得者。时节因缘到来,自然触著磕著,喷地醒去。

把自家心识缘世间尘劳的,回来底在般若上,纵今生打未彻,临命终时,定不为恶业所牵,来生出头,定在般若中,见成受用。此是决定的事,无可疑者。

但自时时提撕。妄念起时,亦不必将心止遏,只看个话头。行也提撕,坐也提撕。提撕来,提撕去,没滋味,那时便是好处,不得放舍。忽然心华发明,照十方刹,便能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

评曰:师自云:“他人先定而后慧,某甲先慧而后定。”盖话头疑破,所谓休去歇去者,不期然而然矣。

蒙山异禅师示众

某年二十,知有此事。至三十二,请益十七八员长老,问他做工夫,都无端的。后参皖山长老,教看“无”字。十二时中,要惺惺如猫捕鼠,如鸡抱卵,无令间断。未透彻时,如鼠咬棺材,不可移易。如此做去,定有发明时节。于是昼夜孜孜体究,经十八日,吃茶次,忽会得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不胜欢喜。求决三四员长老,俱无一语。或教只以海印三昧一印印定,余俱莫管。便信此说,过了二载。

景定五年六月,在四川重庆府,患痢,昼夜百次。危剧濒死,全不得力。海印三昧,也用不得。从前解会的,也用不得。有口说不得,有身动不得,有死而已。业缘境界,俱时现前。怕怖慞惶,众苦交逼。遂强作主宰,分付后事。高著蒲团,装一炉香,徐起坐定,默祷三宝龙天,悔过从前诸不善业。若大限当尽,愿承般若力,正念托生,早早出家。若得病愈,便弃俗为僧,早得悟明,广度后学。作此愿已,提个“无”字,回光自看。未久之间,脏腑三四回动,只不管他。良久,眼皮不动。又良久,不见有身,只话头不绝。至晚方起,病退一半。复坐至三更四点,诸病尽退,身心轻安。

八月至江陵落发。一年起单行脚。途中炊饭,悟得工夫须是一气做成,不可断续。到黄龙归堂。第一次睡魔来时,就座抖擞精神,轻轻敌退。第二次亦如是退。第三次睡魔重时,下地礼拜消遣。再上蒲团,规式已定。便趁此时,打并睡魔。初用枕短睡,后用臂,后不放倒身。过二三夜,日夜皆倦,脚下浮逼逼地。忽然眼前如黑云开,自身如新浴出一般清快。心下疑团愈盛,不著用力,绵绵现前。一切声色,五欲八风,皆入不得。清净如银盆盛雪相似,如秋空气肃相似。却思工夫虽好,无可决择。起单入浙。

在路辛苦,工夫退失。至承天孤蟾和尚处归堂。自誓:未得悟明,断不起单。月余工夫复旧。其时遍身生疮亦不顾,舍命趁逐工夫,自然得力。又做得病中工夫。因赴斋出门,提话头而行,不觉行过斋家。又做得动中工夫。到此却似透水月华,急滩之上,乱波之中,触不散,荡不失,活鱍鱍地。

三月初六日,坐中正举“无”字,首座入堂烧香,打香盒作声。忽然叻地一声,识得自己,捉败赵州。遂颂云:没兴路头穷,踏翻波是水,超群老赵州,面目只如此。

秋间,临安见雪岩、退耕、石坑、虚舟诸大老。舟劝往皖山。山问:“光明寂照遍河沙,岂不是张拙秀才语。”某开口,山便喝出。自此行坐饮食,皆无意思。经六个月。

次年春,因出城回,上石梯子。忽然胸次疑碍冰释,不知有身在路上行。乃见山。山又问前语。某便掀倒禅床,却将从前数则极淆讹公案,一一晓了。

诸仁者,参禅大须仔细。山僧若不得重庆一病,几乎虚度。要紧在遇正知见人。所以古人朝参暮请,决择身心,孜孜切切,究明此事。

评曰:他人因病而退惰,此老带病精修,终成大器。岂徒然哉。禅人病中,当以是痛自勉励!

杨州素庵田大士示众

近来笃志参禅者少。才参个话头,便被昏、散二魔缠缚,不知昏散与疑情正相对治。信心重则疑情必重,疑情重则昏散自无。

处州白云无量沧禅师普说

二六时中,随话头而行,随话头而住,随话头而坐,随话头而卧。心如棘栗蓬相似,不被一切人我无明五欲三毒等之所吞啖。行住坐卧,通身是个疑团。疑来疑去,终日呆桩桩地,闻声睹色,管取叻地一声去在。

四明用刚软禅师答禅人书

做工夫须要起大疑情。汝工夫未有,一月半月成片。若真疑现前,撼摇不动,自然不怕惑乱。秖管勇猛忿去,终日如呆的汉子相似。到恁么时,不怕瓮中走鳖。

袁州雪岩钦禅师普说

时不待人,转眼便是来生。何不趁身强力健,打教彻去,讨教明白去。何幸又得在此名山大泽,神龙世界,祖师法窟,僧堂明净,粥饭清洁,汤火稳便。若不向这里打教彻,讨教明白去,是尔自暴自弃,自甘陆沈,为下劣愚痴之汉。若果是茫无所知,何不博问先知。凡遇五参,见曲录床上老汉横说竖说,何不历在耳根,反覆寻思,毕竟是个甚么道理。

山僧五岁出家,在上人侍下,见与宾客交谈,便知有此事,便信得及,便学坐禅。十六为僧,十八行脚。在双林远和尚会下,打十方,从朝至暮,不出户庭。纵入众寮,至后架,袖手当胸,不左右顾,目前所视不过三尺。初看无字,忽于念头起处,打一个返观,这一念当下冰冷,直是澄澄湛湛,不动不摇,过一日如弹指顷,都不闻钟鼓之声。

十九在灵隐挂搭。见处州来书,说钦禅尔这工夫是死水,不济事。动静二相,打作两橛。参禅须是起疑情,小疑小悟,大疑大悟。被州说得著,便改了话头。看个干屎橛,一味东疑西疑,横看竖看。却被昏散交攻,顷刻洁净也不能得。移单过净慈,结甲七个兄弟坐禅,封被胁不沾席。外有修上座,每日在蒲团上,如个铁橛子相似。地上行时开两眼,垂两臂,亦如个铁橛子相似。要与亲近说话,更不可得。因两年不倒身,捱得昏困,遂一放都放了。两月后,从前整顿得这一放,十分精神。元来要究明此事,不睡也不得。须是到中夜熟睡一觉,方有精神。

一日廊下见修,方得亲近。却问:“去年要与尔说话,只管避我,如何。”修云:“真正办道人,无剪爪之工。更与尔说话在。”因问:“即今昏散,打屏不去。”修道:“尔自不猛烈。须是高著蒲团,竖起脊梁,尽浑身并作一个话头,更讨甚昏散。”依修做工夫,不觉身心俱忘。清清三昼夜,两眼不交睫。

第三日午后,在三门下,如坐而行。又撞见修。问:“尔在此做甚么?”答云:“办道。“修云:“尔唤甚么作道。”遂不能对。转加迷闷。即欲归堂坐禅,又撞见首座道:“尔但大开了眼,看是甚么道理。”又被提这一句,只欲归堂。才上蒲团,面前豁然一开,如地陷一般。是时呈似人不得,非世间一切相可喻。便下单寻修。修见便道:“且喜,且喜。”握手门前柳堤上行一转。俯仰天地间,森罗万象,眼见耳闻,向来所厌、所弃之物,与无明烦恼,元来都是自己妙明真性中流出。

半月余,动相不生。可惜不遇大手眼尊宿,不合向这里坐住。谓之见地不脱,碍正知见。每于睡著时,打作两橛。公案有义路者,则理会得。如银山铁壁者,却又不会。虽在无准先师会下,多年入室升座,无一语打著心下事。经教语录上,亦无一语可解此病。如是碍在胸中者十年。

一日在天目佛殿上行,抬眼见一株古柏,触目省发。向来所得境界,碍膺之物,扑然而散,如闇室中出在白日。从此不疑生,不疑死,不疑佛,不疑祖,始得见径山老人立地处,好与三十拄杖。

天目高峰妙禅师示众

此事只要当人的有切心。才有切心,真疑便起。疑来疑去,不疑自疑,从朝至暮,粘头缀尾,打成一片,撼亦不动,趁亦不去,昭昭灵灵,常现在前。此便是得力时也。

更须确其正念,慎无二心。至于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寒热饥渴,悉皆不知,此境界现前,即是到家消息,也巴得构,也撮得著,只待时刻而已。

却不得见恁么说,起一念精进心求之。

又不得将心待之,又不得纵之弃之。但自坚凝正念,以悟为则。

当此之时,有八万四千魔军,在汝六根门头伺候。一切奇异善恶等事,随汝心现。汝若瞥起毫厘著心,便堕他圈缋,被他作主,受他指挥,口说魔话,身行魔事,般若正因,从兹永绝,菩提种子,不复生芽。但莫起心。如个守尸鬼子,守来守去,疑团子欻然爆地一声,管取惊天动地。

某甲十五出家,二十更衣,入净慈,立三年死限学禅。初参断桥和尚,令参生从何来,死从何去。意分两路,心不归一。后见雪岩和尚,教看“无”字。又令每日上来一转,如人行路,日日要见工程。因见说得有序,后竟不问做处。一入门,便问:谁与尔拖这死尸来?声未绝,便打出。次后径山归堂。梦中忽忆,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自此疑情顿发,直得东西不辨,南北不分。第六日随众阁上讽经,抬头忽睹五祖演和尚真赞。末两句云,百年三万六千朝,返覆元来是这汉。日前拖死尸句子,蓦然打破。直得魂飞胆丧,绝后再苏。何啻放下百二十斤担子。其时正二十四岁,满三年限。

次后被问,日间浩浩作得主么。答曰,作得。又问,睡梦中作得主么。答云,作得。又问,正睡著无梦时,主在何处。于此无言可对,无理可伸。和尚嘱云,从今不要尔学佛学法,穷古穷今。只饥来吃饭,困来打眠,才眠觉来,抖擞精神。我这一觉,主人公毕竟在甚么处,安身立命。自誓拚一生,做个痴呆汉,定要见这一著子明白。

经及五年,一日睡觉,正疑此事。忽同宿道友,推枕子落地作声。蓦然打破疑团,如在网罗中跳出。所有佛祖淆讹公案,古今差别因缘,无不了了。自此安邦定国,天下太平一念无为,十方坐断。

评曰:前示众做工夫一段,至为切要,学者宜书诸绅。其自叙中所云“饥来吃饭,困来打眠”,是发明以后事。莫错会好。


___________

公众平台声明

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其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权。


“北大禅学”微信关注方式

【微信号】:PKUzen

【二维码】:

阅读

                       举报                    

381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