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最新发表: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心舍新友

wx_老福星_isSoG

瑞_Ya6Ma

瑞_IqWt0

月玲

tcblack

慧中

阿依古丽

茅屋山人

不忘初心

shunli

圣鹏

清华

yitong

叶仕良

黄伟英

海龙

wx_洪永潮_KE6E2

北方雪

乡梦

wx_慈航普_o2JtC

小番茄

wx_莫凡_fyUii

火燒雲

雪茄客

Aven

正能量 高级会员

有 1 人收听 TA
心舍新友

wx_老福星_isSoG

瑞_Ya6Ma

瑞_IqWt0

月玲

tcblack

慧中

阿依古丽

茅屋山人

不忘初心

shunli

圣鹏

清华

yitong

叶仕良

黄伟英

海龙

wx_洪永潮_KE6E2

北方雪

乡梦

wx_慈航普_o2JtC

小番茄

wx_莫凡_fyUii

火燒雲

雪茄客

Aven

59主题 345回复 534积分
发新帖

杨乐 唱响天籁之音 《音乐响起》 男低音 治愈系

时间:2015-11-26 09:33 0 301 | 复制链接 |



(没wifi的来跟我看文字版↓)

东方卫视音乐节目《中国之星》,导师崔健走上台,介绍他带来的一位歌者:

我要推荐这个歌手是我的非常非常好的一个朋友,七合板乐队的老三,杨乐!我们在一个交响乐团里工作,当时他是长笛的首席,我在去年年终的时候,他到我的工作室里来,弹了自己的作品,我听了以后一惊!


我说这些歌曲都没有人听过么?

他说没有。

我说你为什么不给别人听?

他说我跟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没有关系。



如果这些作品,再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跟着他一起入土为安了,我觉得不是他的遗憾,而是我的遗憾,或者说是这个社会的遗憾!

所以我就连忽悠带拉带扯,我说你必须参加这个节目。

结果他就一拍大腿:崔我为你死一把。

(两个摇滚的荷尔蒙在对话)

……

上场前他说:我离开音乐圈挺远的,我觉得做音乐首先是做给自己的,然后如果有别人喜欢你的音乐的时候,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

结果当他一开口,只唱了六个字……谭维维直接就哭了。


其实看完整个八分钟的出场,感觉杨乐根本不像是一个傲娇的摇滚中年,反而有着这个圈子里难得的安静和平和。

崔健知道他不适应舞台就说:乐,你不爱听我们说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但他笑着说:那样太不礼貌了,观众们都挺辛苦的!

像一个笑容可掬的“老头儿”!
@我有一支水枪:中国之星好看好看 歌也好听 还有 我*我*!杨乐也来了 上一次见他在电视上出来还是两年前的全能星战给胡彦斌的口琴伴奏 他也是一个隐居的音乐大家 口琴真的一级棒!这迷人的嗓音都不用唱 开口就够了 低沉磁性共鸣饱满

@沉默的羔羊lw:一开口就被震撼到了。《中国之星》选手杨乐,形象气质声音很像台湾的胡德夫,沧桑纯净动听,完全没有被世俗污染到的声音。老崔很棒,把被埋藏了很多年的这么好的音乐人带给大家,带给这个浮躁的世界。

@牛婷婷Mint:漫天飞雪的大连海边!从南到北终于遇到了初雪,在房间看着海和雪,听到一个叫杨乐的歌者纯美的声音顿时泪流满面!

@鲜月满塘:听了杨乐的《音乐响起》,整个人思绪变很安静,但是喉头发紧鼻头发酸,昨晚第一遍听到的时候,还有点要流泪的冲动。

@刘小悟空:听杨乐唱歌 仿佛回到小时候太阳温暖草地打滚嬉闹 玩耍时间总是不够的仲夏夜 洋溢着安谧快乐。

@anna5674:杨乐老师的演唱。其实有种声音你一听便知道是有岁月沉淀的声音,没什么花哨的东西,但就是让你很感动,内敛淳厚,旋律和声音都只是载体,传递的内涵和情感才是核心,才是让你第一位感受到的。

@生命中de精灵:你从哪个年代走来,身上没有沾染任何尘埃~

@麥小7:做音乐是做给自己的,如果有人喜欢你的音乐那只是一个偶然的事情。杨乐。我很赞同。一直以来也是这样做的。

这位58岁的大神,是业内一位著名的音乐人。

上世纪80年代,北京歌舞团成员组成的“七合板”摇滚乐队。阵容中,除了崔健之外,还包括了著名的萨克斯手刘元,以及杨乐。



他开始学习古典音乐是在一九七二年的北京市艺术学校,长笛是他的专业。才学习了一年多,就在首都剧场的汇报演出中演奏奏鸣曲了。



每年的专业成绩都是优+或5+。四年后他以各科满分的成绩毕业于北京市艺术学校管弦系,后任北京歌舞团,北京交响乐团首席长笛多年。

在团期间他的演出受到国内外指挥专家和同行们的一致好评。他的演奏技巧娴熟,音乐感觉很好,对作品的理解力强”,这是中国著名指挥家李德伦先生为杨乐后来去法国留学的推荐信中所写的。



杨乐对于所有的观众来讲,其实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虽然,他的出道其实还要远远早于孙楠。虽然,他在很多摇滚乐迷的心目中,同样是一个唱片内页里的经典名字。

作为著名的长笛和口琴演奏家,杨乐这么多年,其实一直没有离开音乐,甚至在国内许多经典摇滚乐及流行乐作品里,都能够在唱片内页乐手一栏里,看到这个名字。

比如郑钧早年经典《赤裸裸》里一段优美的布鲁斯口琴,就是杨乐吹的。老狼经典作品《来自我心》是杨乐编曲的,田震的《怕黑的女人》,亦是杨乐个人的作曲作品。

最近“全能星战”里给胡彦斌伴奏,并抢了歌手戏的那位口琴演奏者,同样也是杨乐。

更多人听到杨乐个人的演唱,也是在整整二十年前的“东方时空”的“东方金曲”里,一首《雨季》,即使放到二十年的岁月长河里,毫不夸张的说,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最优秀的低音男声作品。

没有做作的情怀和人文,杨乐醇厚的低音中,既有岁月的重量,又不乏青春的轻盈。

就像是用默片,重塑了很多人的青春往事,以及一种关于纯粹音乐世界的构建。

这样的声音,真是久违太久,这样的声音,音色被埋没整整二十多年,若不是崔健的抢救,竟然会让我们永远没有机会聆听,真是细思恐极。

所谓音乐的共鸣,所谓歌者的灵魂,大概就是唱的人胸口盛满了感情,而听者的眼里溢满了泪水,杨乐——让我们泪水满溢。
原标题:歌声让崔健、林忆莲拭泪,记者对话音乐大神杨乐如果不上节目,这些歌可能会藏一辈子
上周《中国之星》首期播毕,由崔健推荐的一位年近花甲的歌者杨乐便引发了观众的热烈讨论。当头发花白的杨乐出现在舞台上,《音乐响起》甫一开腔,便让观众大喊治愈、温暖、鼻头发酸……连唱摇滚的崔健也拭泪,更别提林忆莲哭花妆了。
其实,杨乐是科班出身的音乐家。1970年代初,他在北京市音乐科运班学习长笛,毕业后直接进入北京歌舞团。他和崔健有着相似的学习背景,后来崔健也进入了北京歌舞团,是团里的第三小号。在歌舞团期间,杨乐还与崔健以及民乐团的5人一起组成了著名的“七合板乐队”,也是中国最早的摇滚乐队之一。七合板乐队由文博牵头,文博负责主音吉他,崔健也弹吉他,杨乐吹长笛、兼和声,此外还有负责贝斯的安少华、敲扬琴的李秀利被找来打鼓、小时候学过钢琴的周晓明负责键盘,本来是吹唢呐的刘元则学了萨克斯后加入七合板。如今刘元和崔健仍在一起玩音乐。七合板成立之后发行了一张专辑,也在工体、首体等大型场馆演出过。
虽然有一把好嗓,但杨乐并非圈中人。崔健与他是多年的好友,去年年终其在工作室第一次听杨乐弹唱自己的作品,立即就被吸引了,追问之下却得知杨乐从来没有公开过这些歌,“他说这种歌都是自言自语写出来的,跟这个世界没有关系”。虽然杨乐并不热衷于推广自己的作品,但正是由于听到杨乐的歌,才让崔健萌生了接受这类电视节目邀请的想法,“那时我在想我有一部分的责任,我一定要把他推出来,他现在已经58岁了,这么好的作品再过个二三十年可能就跟他一起入土为安了”。崔健认为如果杨乐的声音没有被这个世界听到,可能不是杨乐的遗憾,而是他的遗憾,是社会的遗憾,“所以我就连忽悠带拉带扯,说你必须参加这个节目。我和他说了这是个什么样的节目,结果他一拍大腿,说‘崔,我为你死一把’,他就这么来了”。
昨天,这位在幕后隐藏了多年的音乐大神终于出现在记者面前,与记者进行了一场关于音乐的对话。
孤芳自赏其实也挺美
记者:有人说你唱的像Johnny cash,我也感觉你的发声方式受西方音乐影响更深一些,平时也是更喜欢西方音乐吗?当年选择做摇滚乐队是受思潮感染吗?今后的作品会不会带来你最著名的口琴表演?
杨乐:其实你说的那个人我都不知道。在年轻的时候可能更喜欢西方音乐,但现在我听音乐都很少。我曾经受(思潮的)影响很重,就是你写那些东西的时候总受到影响,说真的我变得不是我了。现在,我觉得(创作)就是这样一个自然的事,应该是说话的感觉,自言自语的感觉,这是我比较喜欢的。当年那么年轻,除了古典音乐,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是摇滚都不知道,甚至我们做的音乐也不一定是摇滚,只是在玩而已。(至于带着口琴表演),如果条件环境可以,我为什么不呢?
记者:很欣赏你这种只为自己做音乐的态度,但如果没有听众是不是变成了孤芳自赏?这个过程你自己经历了什么?
杨乐:孤芳自赏其实也挺好,也挺美。原本写音乐的时候没想其他东西,就这样写出来了,这是挺好玩的一个事。我喜欢自然地、自在地(做音乐)。进去到传播平台,很多东西不会像想的那样,不会像平时生活那样,反正我就是尽量配合,肯定会有很多不习惯。很多人对我说:你要习惯,一段时间之后就会习惯。我不知道,反正我喜欢简单、真实。
记者:上节目之后,过高的曝光度,是否给你带来了很多困扰?
杨乐:肯定是(有困扰的),(我)本来就不喜欢被注视。你自己可以想象这种困扰:到什么地方(如果)别人要跟你拍照片,你肯定不舒服,不做又不礼貌。
记者:如果红了,有什么想做的事?杨乐:首先我不想那么样,红了,生活就不安静了。(如果红了),还会做音乐,但不会那么自在,也许有一天会适应,我不知道,也许会不适应。
音乐救了我,幸亏遇到音乐
记者:你说这次上电视,是被崔健害了一把,能和我们说说他当初是怎么打动你的么?上这个节目,你是否有想过要表达什么,或者展现什么呢?
杨乐:崔健对我说:你有责任,说你放心有人能听得懂,你这样说难听是有点自私,是想把这些东西带坟墓里去。我有我的想法,但是这次我让步,因为他一直说服我,我没有办法。我20年前就可以进入这个圈子,但是我一直不想,或者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的东西不成熟,其实现在也不成熟。展现什么证明什么都不用,把歌唱出来就行,大家喜欢听是好事,触动一些人更好。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音乐响起》这首歌?这首歌的创作初衷是什么呢?
杨乐:歌是崔健选的,他觉得被感动的就是这首歌,写这首歌是很长时间的一个感受。做音乐只有在安静时。音乐救了我,幸亏遇到音乐。
记者:你希望在这个舞台上走多远?如果能去格莱美,你会带上什么风格的作品?
杨乐:走多远一点不重要,我是被动来的。有时候会扛不住,我很累,排练、采访的时间安排,看很多人坚持下来真的很不容易,我只想早点回家。去格莱美那事也不重要,格莱美也是人办的,跟这里没区别,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
记者:听说你这些年写了很多歌,如果不是上节目,是否准备藏一辈子呢?
杨乐:真有可能,最后把谱子送给女儿或者烧了或者随便找人送了,我不知道。
“真诚”说多了变成习惯
记者:能否分享下自己平时最喜欢的歌、音乐,国外的、国内的?
杨乐:好长时间没听音乐了,最喜欢的歌(还是)偏传统的,传统爵士很好听,旋律和声都很棒……自己一个人唱,嗓子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偏重喜欢简单的东西,喜欢一些古典音乐,有些流行歌也很好听。真正走进流行音乐,是听到一首歌,“风在哭,当我走到悬崖停驻,发觉泪也有温度”,太棒了,是齐秦的歌。那时开始专注流行音乐,(发现)很多歌非常棒,以前我就做一些古典音乐,爵士,基本不怎么沾流行歌。
记者:你平时喜欢在什么状态下创作歌曲呢?
杨乐:基本上都是早上起来,玩玩琴,不是创作,是一个活法,早上瞎弹,不是像有个事情必须要做。有时会很长时间不碰,发呆看看书。
记者:有观众说你和胡德夫很像,你怎么看?
杨乐:不敢跟他比,这事出来后,(我)从别人手机上才看到他。别人说像,我听过感觉他比我棒,他那首钢琴的,声音干净,我特喜欢。他还在做音乐嘛,我特想见他,他有法国的味道,一刀捅心里的感觉。像他也是偶然。
记者:你的歌词中为何总是强调“真诚的脸”这个形象?创作时有什么特别的意境打动了你吗?还是有故事?
杨乐:“真诚”在今天的生活中是最重要的,这个词说很多,变成一种习惯,但是真诚到底是什么值得我们认真考虑,所以我用这个词。做音乐时,那些听音乐的脸会变得真诚,眼光就是真诚的,但是一出去就变了,特别可惜。
记者:七合板当时的七个人都是北京歌舞团演员,除了你、崔健以及刘元,其他四个人现在还在从事与音乐相关的事情吗?能简单介绍下吗?
杨乐:七合板是很远的事了,很多都不记得了。(当时)这种音乐很少,很快出现了各种乐队,那个年代音乐贫乏,当时原创的不多,没有这个能力。我们七个人,刘元、崔健不用说,还在做音乐的还有文博,他致力于改变民乐乐器,他有个发明,是琵琶有个缺陷,文博把它解决了,他还搞了一个闻风乐队,七个男的,全是搞民乐的,作品全都是改编的,做现代音乐,做爵士。其他的人,有的还在团里面,有的现在在做行政工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